邮件登录

杨得瑞:明确两个定位 做好三项工作推动青海生态文明建设

2015-11-13 10:24

  青海是我国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和生态功能区,在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格局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推动青海生态文明建设,要明确两个定位,着力做好三项水利工作。

  1 明确两个定位 

  第一个定位: 在经济社会发展中,青海要坚定不移的坚持“生态保护第一”。

  青海是欧亚大陆孕育大江大河最多的区域,也是我国高原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被誉为全球气候变化启动区,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中具有独特和不可替代的作用。搞好青海的生态建设,不仅有利于青海自身发展,而且对于全国可持续发展和中华民族永续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这些年来,青海大力实施生态立省战略,生态保护和建设工作取得显著成效。据有关监测评估数据,2005—2012 年,三江源地区草地面积增加了120 km2,水体与湿地面积增加了280 km2,水源涵养量增加了24 亿m3,荒漠面积减少了490km2,青海湖面积增加,黄河源头重现水草丰美、生物繁茂的美景。于此同时,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社会事业全面发展,人民生活水平逐年提高。

  在看到这些积极变化的同时,也要看到,青海保护与发展的矛盾,人口、资源与环境的矛盾还比较突出,生态保护和建设任重道远。国家力推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东端连着充满活力的亚太地区,中间串着资源丰富的中亚地区,西边通往欧洲发达经济体。“一带一路”战略使青海从我国对外开放末梢站到了前沿,成为连接东西、辐射周边的重要支撑平台,这为青海带来了巨大的机遇。自古以来,丝绸之路就是绿洲之路,绿洲的兴衰决定着古丝绸之路的兴衰。知往鉴今,面对生态环境和资源约束趋紧的形势,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更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摆在突出地位,使经济发展建立在资源能支撑、环境可容纳、生态受保护的基础上,绝不能以浪费资源和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一时发展。青海要坚定不移地把“生态保护第一”作为面向未来的战略抉择,坚定不移地把生态作为最宝贵的资源、最明显的优势、最亮丽的名片以及后发赶超的最大潜力,坚定不移地把守护绿水青山、留住湿地碧草、确保江河源区生态安全作为对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担当,以生态文明理念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奋力开辟青海生态文明和各项事业发展的新境界。

  第二个定位: 在青海的生态文明建设中,要始终将水放在核心地位。

  水是生态之基,是建设美丽中国的资源环境基础。水生态文明是生态文明的核心内容。不解决好水的问题,生态文明就无从谈起。水资源短缺严重,用水浪费,地下水超采,水源枯竭,不是生态文明; 水污染严重,河湖水质恶化,饮水不安全,不是生态文明; 水土流失严重,河道泥沙淤积,湖泊萎缩,不是生态文明; 洪涝灾害严重,江河泛滥,泥石流频发,也不是生态文明。只有天蓝地绿、山清水秀、水旱无虞,才是生态文明。

  水是当代中国最短缺的产品,也是青海对于中国最大的贡献之一。青海作为我国主要水源涵养区,孕育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等大江大河,每年向中下游输送优质水近600 亿m3,被誉为江河之源”“中华水塔”。管理好、保护好、利用好青海的水,不仅关系到青海生态立省战略的实施,而且还影响到中下游省( ) 的发展大局。

  近年来,青海水利建设、水资源保护、水生态修复、水环境改善取得明显成效,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效支撑。未来一个时期,随着全省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用水需求还会进一步增长,排污压力日益增大,增强防灾减灾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强化水资源节约保护的工作越来越繁重,青海水利还面临一些挑战。“三江源”等国家自然保护区预防、治理、保护难度大、任务重。湟水流域经济社会发展集聚,水资源开发利用程度较高,需采取节水、调水等措施保障用水需求。部分区域还存在水土流失现象,需进一步加大治理投入。农牧区水利基础设施薄弱,现有耕地灌溉率仅44% ,中小河流需继续加大治理力度。水资源管理、水利工程管理仍需进一步加强。青海要把解决好水的问题摆在生态文明建设中更为重要的位置,进一步强化水利管理、加快水利建设、深化水利改革。

  2 做好三项工作 

  第一项工作: 严格水资源管理。

  中央明确要求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这是基于我国国情水情与经济社会发展形势作出的战略部署。我国以较为薄弱的水资源基础条件支撑了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水资源形势是十分严峻的。从水资源条件看,人多水少、水资源时空分布不均是我国的基本国情水情,受全球气候变化影响,水资源情势总体上可能朝不利方向发展。从水资源供需平衡看,目前全国总的缺水量为500 亿m3 左右,未来生产、生活和生态用水需求仍将会增加,水资源供需矛盾将进一步加剧。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看,我国水资源开发利用方式较为粗放,迫切需要提高用水效率,通过用水方式转变倒逼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从水生态水环境看,我国2013年水功能区达标率仅为63% ,北方相当一部分地区的水资源开发利用已超过其承载能力,河湖湿地严重萎缩,地下水位持续下降。所以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是解决我国复杂水问题的现实选择。

  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关键,一是划定“三条红线”,即水资源开发利用总量控制红线、用水效率控制红线、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红线,将经济社会系统对水资源和生态环境系统的影响控制在可承载范围之内。二是落实“四项制度”,即用水总量控制制度、用水效率控制制度、水功能区限制纳污制度、水资源管理责任与考核制度,用制度保障任务落实。

  对于青海,中央要求2030 年用水总量控制在47. 54 亿m3 以内,用水效率接近国内平均水平,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95%。面对用水需求不断增长的趋势,既要满足各方面对水的合理需求,又要守住水资源开发利用总量控制等红线,还要为子孙后代留出足够的开发利用空间,对青海是一个严峻挑战。这几年青海严格推进用水总量、用水效率和水功能区限制纳污管理,取得明显成效。2014年青海用水总量为26. 34 亿m3,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比2010 年下降了52% ,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达到0. 47,重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为83. 78% ,全部实现控制目标要求。这是对全国水资源节约保护和开发利用大局作出的重大贡献,也对青海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具有重要且深远的意义。

  青海要进一步完善节约用水、地下水管理、水功能区监管、水资源论证和有偿使用等方面的制度规定,切实强化制度的刚性约束。积极借鉴西宁市、格尔木市建设节水型城市试点的经验,全面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

  第二项工作: 加强水利工程建设。

  加快重大水利工程建设是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去年国务院对加快推进172 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作出总体部署,把水利与棚改、铁路作为国家的三大投资重点。重大水利工程包括重大农业节水工程、重大引调水工程、重点水源工程、江河湖泊治理骨干工程、新建大型灌区工程等。172 项重大水利工程建成后,将实现新增年供水能力800 亿m3 和农业节水能力260 亿m3、增加灌溉面积7 800 多万亩,使我国骨干水利设施体系显著加强。

  加快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主要考虑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下行压力较大,水利是重要的公共产品,工程建设覆盖面广、吸纳投资大、产业链条长、创造就业机会多,对拉动经济具有直接作用,而且不会造成重复建设、产能过剩等问题。二是,我国水利基础设施还存在不少短板和薄弱环节,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有利于补短板、破瓶颈、促发展、惠民生。

  在青海集中力量推进一批关系全局、具有较强辐射带动作用的重大水利工程,特别是建设一批重大调水和饮水安全工程、大型水库和节水灌溉骨干渠网,也是十分紧迫和必要的。国家172 个项目中涉及青海的有引大济湟调水总干渠、湟水北干渠扶贫灌溉工程、蓄集峡水库、黄河干流防洪、那棱格勒水库等10 个项目。这些工程有的是在建项目,有的是新开工项目,有的是拟开工项目。项目的实施必将对提高青海水资源利用效率、改善水生态环境,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促进人民生活水平提升,发挥长期的积极效益。除此之外,青海还要大力推进小型病险水库除险加固、中小河流治理、山洪灾害防治、小型农田水利建设等面上水利工程建设,全力打好农牧区饮水安全攻坚战,切实改善城乡生产生活条件,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水保障。

  第三项工作: 深化水利改革。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并将水生态修复、水价改革、水权交易等纳入生态文明制度建设重要内容。

  深化水利改革,建议青海重点抓好以下工作: 

  第一,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水利工程建设。水利具有很强的公益性,对财政投入依赖性高,必须坚持政府主导、健全公共财政水利投入稳定增长机制。但仅靠财政投入难以满足大规模水利建设需要,2011 年以来全国水利建设社会投资和银行贷款所占比例不足20% ,必须鼓励社会资本更多投入水利。青海要结合自身特点,贯彻落实好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水利部2015 年联合印发的《关于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运营的实施意见》,通过投资引导、财政补贴、价格机制、水权制度改革等政策措施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同时,落实好中国人民银行等出台的一揽子金融政策,加大金融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的支撑力度。

  第二,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满足未来人口增长所需的粮食,还需要发展灌溉面积,在各种用水需求绷紧的情况下,灌溉用水不能增长,只能依靠提高农业用水效率。为促进农业节水、实现农田灌排工程良性运行,必须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主要包括6 项任务。一是明晰农业初始水权,让每个用水户知道有多少水可以用。二是工程产权制度改革,将所有权、使用权落实到具体的责任主体。三是组建农民用水合作组织,组织参与工程建设、水价制定、用水管理、工程管护等,充分调动其积极性。四是科学确定价格水平,水价不能太低,要能促进节水、保障工程良性运行; 也不能太高,不能让农民群众用不起水。五是建立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适当消化一部分农业供水成本。六是完善配套供水计量设施和灌排工程体系。这6 项任务有机关联,是个统一的整体。发改委、财政部、水利部、农业部在全国选择了27 个省80 个县开展试点,取得了一些成效,也面临不少问题,青海省贵德县也是试点之一。青海省要总结和推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取得的有益经验,调动各方面积极性,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取得实效。

  第三,推进水权制度建设。加快水权制度建设是利用市场机制优化水资源配置、促进节约用水的需要。水利部在宁夏、江西、湖北等省区开展水资源使用权确权登记及制度建设试点,在内蒙古、河南、甘肃、广东等省区探索跨盟市、跨流域、行业和用水户间、流域上下游等多种形式的水权交易流转模式及制度建设试点,取得了积极成效。青海要在用水总量约束下满足新增用水需求,必须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建立健全水权制度体系,推进水权流转。一是推进水资源确权,在用水总量控制指标分解的基础上确认区域取用水总量,明确取用水户取水权及用水权。二是鼓励水权交易,开展区域间、取用水户间等的水权交易。三是加强用途管制和水市场监管,防止农业、生态或居民生活用水被挤占,维护良好市场秩序。

  第四,强化水生态补偿制度。青海省重点生态功能区面积大,水生态保护和民生改善任务重。这些年在国家大力支撑下,通过实施重大生态工程、提高重点生态功能区财政转移支付比例等措施,初步建立了一些生态补偿制度,促进了三江源等地区的生态保护与建设。要切实保护好“中华水塔”,应进一步加大生态补偿力度,研究建立以中央转移支付为主、地方政府补助为辅、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补偿机制,促进共同进步、共同发展。

  编辑:杨得瑞 新蒲京娱乐场777:《水利发展研究》2015年第7期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