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关于当前水权交易平台发展的总结与建议(摘要-525期)

2018-01-17 11:31

    (王俊杰    超) 

  一、水权交易平台发展现状 

  (一)平台布局情况 

  (二)平台分类 

  第一类是为开展水权交易业务专门成立的企业法人,具体包括中国水权交易所和内蒙古水权收储转让中心、河南省水权收储转让中心。第二类是依托已有水利单位、企业或农民用水合作组织搭建的水权交易平台。 

  (三)业务范围 

  一是开展与水权交易直接相关的中介业务,具体包括水权交易信息的发布与咨询、技术评价、交易引导和撮合等,所有的水权交易平台均承担着该项基础性业务。二是自身开展水权收储转让等经营性业务;一些省级以下的水权交易平台也可以对自己片区的农业节余水权进行收储转让。三是开展系列配套业务。四是开展其他产权交易业务,指的是广东省环境权益交易所,其能够开展排污权、城市矿产等交易。 

  (四)监督管理 

  一是对中国水权交易所的监管。 

  二是对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水权交易平台的监管。 

  三是对依托已有水利行业单位组建的水权交易平台的监管。 

  四是对综合性产权交易平台的监管。 

  (五)发挥的作用与成效 

  一是弥补了我国水权改革的体制缺失。 

  二是实现了多方的共赢。 

  二、现阶段面临的困难   

  (一)今后不太可能专门成立法人性质的水权交易平台 

  一是目前水利部已成立了专门的水交所,能够满足国家层面对开展交易或引导地方开展平台建设的需求。二是在地方层面,除去已建立省级交易平台的内蒙、河南和宁夏等地,在甘肃、新疆等存在水权交易潜力的地区,能够通过本省已建成的公共资源类或产权类交易机构或水交所完成跨区域或者交易水量和金额较大的水权交易;而交易量小、交易期限短或小范围的跨区域水权交易,可以通过已有的市县级水权交易平台或同级公共资源或产权交易平台完成。从已成立专门水权交易机构运作情况看,由于水权交易不活跃,如果成立过多的交易场所,也难以支撑自身运营发展。 

  (二)国家和省级水权交易平台现阶段水权交易业务量较少 

  一是水资源市场化程度低,水权交易规模较小。 

  二是水权交易受时空条件限制,水权流转难度较大。 

  三是水权制度体系不够健全,部分水权交易缺乏依据。 

  三、几点建议 

  (一)鼓励现有公共资源和产权交易平台增设水权交易业务 

  建议在水权交易市场发育程度较高、具有较强水权交易需求、但目前尚未搭建水权交易平台的地区,鼓励已有的公共资源或产权交易平台增设水权交易业务,为日后开展交易奠定基础。同时,考虑到水权交易在涉及的类型、符合用途管制监管要求及具备输送水条件等方面的复杂性,当地水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借鉴现有水权交易平台的好经验、好做法,加强对公共资源和产权交易平台的业务引导,使其尽快熟悉水权交易业务。中国水权交易所作为国家级水权交易平台,可以通过发展会员的方式为公共资源和产权交易平台提供支撑。 

  (二)要注重健全水权制度体系和水权交易平台规范运作机制 

  针对当前水权制度不健全、部分水权交易缺乏依据等问题,建议地方水行政主管部门进一步健全水权制度体系,围绕本地区的水权交易新类型、通过平台进行交易的条件、交易的程序及水权交易平台的规范运作等制定出台有关政策,为水权交易平台的业务开展、规范运作提供制度保障。同时,现有的水权交易平台,一方面要注重了解土地、矿产、林权、排污权等交易平台的运作机制、交易程序等,为自身水权交易业务的开展提供借鉴;另一方面,要结合自身的定位,建立健全在交易开展、风险防控、信息披露、纠纷调解、资金结算等方面的运作机制,确保水权交易平台运作的高效、规范。 

  (三)鼓励探索创新水权交易业务模式 

  一是可以进一步探索水权回购、合同节水量水权交易、城市供水管网内水权交易等交易类型;二是可以围绕地下水超采区治理、流域水生态补偿、再生水利用等解决水资源短缺的工作有针对性开展水权交易方案设计,找准运用水权市场机制的突破口与发力点,明确自身能够发挥的作用和优势,进而拓展新的水权业务;三是中国水权交易所可以探索激发会员单位的主观能动性,鼓励其在所属地区开展水权收储、撮合交易等业务,同时给予必要的业务引导和技术支撑。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