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机制检验(下)

2019-06-18 09:16
 
 

3.实施杠杆率监管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

杠杆化率的提高会加剧银行风险承担,而宽松型货币政策也同样会加剧银行风险承担,货币政策与银行风险承担之间的负相关关系在高杠杆化阶段更强。因此,严格控制银行杠杆化程度,防止银行高杠杆化经营,实施杠杆率监管对降低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尤为重要。中国在2010年提出杠杆率监管,确定了以杠杆率等为核心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为了分析引入杠杆率监管前后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机制,以及杠杆率监管是否能有效降低银行风险承担的作用,本文引入杠杆率与时间的交叉项和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与时间项的交叉项(2010年前YEAR取值为02010年后取值为1)进行检验,检验结果见表6(受篇幅所限,只列出关键变量的回归结果)。

从表6可知,杠杆化率与时间交叉项以及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与时间交叉项的系数均为负,这说明实施杠杆率监管能够显著降低银行风险承担,支撑假设4。其中,杠杆化率与时间交叉项的系数为-0.001,实施杠杆率监管后杠杆率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为0.0030.0040.001),可见实施杠杆率监管对银行杠杆率进行了较强的约束,增强了银行风险监管的效率。

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与时间交叉项的系数为-0.002,实施杠杆率监管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影响的边际系数为-0.006-0.0040.002),实施杠杆率监管不仅没有显著降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反而加强了其对银行风险承担的负面影响。其主要原因是,2010年后中国利率市场化步伐加快,20137月贷款利率完全放开,201510月存款利率完全放开管制,利率市场化加剧了对银行风险承担的负面冲击(金鹏辉等,2014;王道平,2016)。

国有商业银行杠杆率与时间交叉项以及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与时间交叉项均未通过显著性检验,这说明实施杠杆率监管对国有商业银行的影响不显著。其主要原因是,国有商业银行杠杆率水平低于银行业均值,杠杆率监管对国有商业银行的影响不显著。而实施杠杆率监管对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具有显著性影响,LEVYEARRDYEAR的回归系数分别为-0.001-0.006,杠杆率和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的回归系数分别为0.0070.003,实施杠杆率监管能够显著降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风险承担的影响。

杠杆率监管的实施确实能够有效降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但不同产权性质的银行存在差异。为了更进一步分析杠杆率监管前后货币政策及杠杆率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以2010年为分界点将样本分为两个,分别分析20042010年和20112016年货币政策及杠杆率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回归结果见表7

从表7发现,除了国有商业银行,杠杆率监管后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回归系数和杠杆率回归系数的绝对值均降低了。在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影响的模型中,2010年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的回归系数为-0.0242010年后回归系数为-0.002,可见杠杆率监管实施后货币政策加剧银行风险承担的能力削弱了。在杠杆化率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模型中,2010年前杠杆化率的回归系数为0.0052010年后回归系数为0.002,这说明杠杆化监管的实施能够显著降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减少杠杆化程度扩大银行风险承担的作用。杠杆率监管对国有商业银行风险承担不具有显著性影响,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和杠杆率对国有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在实施杠杆率监管的前后并没有发生显著性变化。

分析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与杠杆化率的交叉项系数可以发现,全样本和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交叉项回归系数在2010年前均为-0.0062010年后由负转为正,回归系数为0.001。这说明2010年前货币政策的杠杆机制会加剧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而在2010年后能够显著降低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可见杠杆率监管能够有效降低银行风险承担。

4.稳健性检验

为了保证模型的稳健性,本文以广义货币增长率作为货币政策的代理变量,对货币政策、杠杆率与银行风险承担的相关性和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影响的门限效应以及2010年实施杠杆率监管前后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进行重新估计,估计结果见表8

稳健性检验发现,银行风险承担与M2增长率呈显著正相关关系,M2增长率的回归系数为0.002,这说明广义货币供给量增加会加剧银行风险承担,即宽松型货币政策会增加银行风险,该结果与以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为货币政策代理变量的回归模型估计结果一致。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的回归系数为-0.020,说明银行风险承担对价格型货币政策的变动更敏感;杠杆化率与M2增长率交叉项的回归系数为0.002,说明杠杆率的增加会扩大宽松型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门限检验发现,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确实存在以M2增长率为门限值的门限效应,门限值与原模型一致,当杠杆率小于5.9409时,广义货币供给的增加会降低银行风险承担,而当杠杆率大于5.9409时,宽松型货币政策会激励银行风险承担;杠杆率监管后宽松型货币政策能够显著降低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冲击。稳健性检验结果与原模型基本保持一致,这说明原模型估计结果是稳健的。

六、结论及启示

本文在D-L-M模型的基础上,引入杠杆化率分析了货币政策影响银行杠杆率和风险承担的理论机理,然后基于20042016年中国50家商业银行的数据,运用系统性GMM估计法和面板门限模型检验了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机制以及杠杆率监管前后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是否存在差异。研究发现:(1)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机制确实存在。宽松型货币政策会提高银行的杠杆化程度,杠杆化率的提高会加剧银行风险承担。其中,价格型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效应比数量型货币政策的杠杆效应更强。(2)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存在以杠杆化程度为门限值的门限效应,宽松型货币政策加剧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在低杠杆化阶段被弱化。(3)杠杆率监管确实能起到降低银行风险承担的作用。(4)货币政策与杠杆化率监管对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存在差异。其中,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风险承担对宽松型货币政策和杠杆化率的变动更为敏感,而货币政策影响银行风险承担的杠杆机制在国有商业银行中并不存在,实施杠杆率监管对国有商业银行的影响不显著。

本文的研究结论不仅有助于大家了解货币政策、杠杆化程度与银行风险承担的关系,还对大家合理利用货币政策、杠杆率监管来降低银行风险承担,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性具有重要的引导意义。首先,在经济进入新常态和去杠杆化压力加大的环境下,杠杆化率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应充分考虑经济所处环境和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和杠杆化率可能造成的影响,避免使用宽松型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继续实施稳健型的货币政策,避免宽松型货币政策导致杠杆化程度扩张和银行风险承担增加。其次,杠杆率监管机制能够有效降低银行风险承担,但是杠杆率的过度监管可能造成经济进一步萎缩。因此,应该合理控制商业银行杠杆化程度,防止商业银行杠杆化程度过度扩张,避免风险承担过度积累。最后,针对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实施差别化的杠杆率监管机制。在实施宽松型货币政策时,加强对股份制银行及城商行的关注,缩小宽松型货币政策扩大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同时,应及时跟踪国有商业银行杠杆化程度,制定适合国有商业银行杠杆率监管的指标体系和标准,防止杠杆化水平急速扩张。

参考文献:

[1]AdrianT.ShinH. S.. MoneyLiquidityand Monetary Polic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9992):600-605.

[2]Altunbas Y.Gambacorta L.Marquesibanez D.. Does Monetary Policy Affect Bank Risk-Taking.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201010298):95-135.

[3]ArellanoM.O. Bover. Another Look at the Instrumental Variable Estimation of Error Components Models. Journal of Econometrics1995681):29-51.

[4]BakerM. P.WurglerJ.. Do Strict Capital Requirements Raise the Cost of CapitalBank RegulationCapital Structureand the Low Risk Anomaly.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20131055):315-320.

[5]BichselR.BlumJ.. Capital Regulation of BanksWhere Do We Stand and Where Are We Going. Swiss National Bank Quarterly Bulletin2005.

[6]BiniciM.K?ksalB.. Is the Leverage of Turkish Banks Procyclical.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2012122):11-24.

[7]BlumJ. M.. Why Basel II May Need a Leverage Ratio Restriction. 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2008328):1699-1707.

[8]BorioC.ZhuH.. Capital regulationrisk-taking and monetary policyA missing link in the transmission mechanism. Journal of Financial Stability201284):236-251.

[9]De NiciloG.Dell’AricciaG.LaevenL.. Monetary Policy and Bank Risk Taking. IMF Staff Position Notes20119):975-1009.

[10]Dell’AricciaG.MarquezR.. Risk and the Corporate Structure of Banks. Journal of Finance2010653):1075-1096.

[11]Dell’AricciaG.LaevenL.SuarezG. A.. Bank Leverage and Monetary Policy’s Risk-Taking Channel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Journal of Finance201672143):1.

[12]FrenkelM.RudolfM.. The Implications of Introducing an Additional Regulatory Constraint on Banks’Business Activities in the Form of a Leverage Ratio. German Banking Association20103.

[13]HildebrandP.. Is Basel II EnoughThe Benefits of a Leverage Ratio. Lecture presented at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2008125.

[14]KoehnM.SantomeroA. M.. Regulation of bank capital and portfolio risk. Journal of Finance1980355):1235-1244.

[15]LaevenL.LevineR.. Bank governanceregulation and risk taking.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09932.

[16]MaddaloniA.PeydróJ. L.. Bank Risk-takingSecuritizationSupervisionand Low Interest RatesEvidence from the Euro-area and the U. S. Lending Standards. Working Paper2010246.

[17]MishkinF. S.. Monetary Policy StrategyLessons from the Crisis. Nber Working Papers2011.

[18]RepulloR.SuarezJ.. The Procyclical Effects of Bank Capital Regulation. 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2013262):452-490.

[19]SchularickM.T aylorA.JordaO.. Leveraged Bubbles. Alan Taylo2015.

[20]黄海波,汪翀,汪晶.杠杆率新规对商业银行行为的影响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27):68-74.

[21]江曙霞,陈玉婵.货币政策、银行资本与风险承担[J].金融研究,20124):1-16.

[22]金鹏辉,张翔,高峰.货币政策对银行风险承担的影响——基于银行业整体的研究[J].金融研究,20142):16-29.

[23]金鹏辉,张翔,高峰.银行过度风险承担及货币政策与逆周期资本调节的配合[J].经济研究,20146):72-85.

[24]靳玉英,贾松波.杠杆率监管的引入对商业银行资产结构的影响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66):52-60.

[25]牛晓健,裘翔.利率与银行风险承担——基于中国上市银行的实证研究[J].金融研究,20134):15-28.

[26]宋琴,郑振龙.巴塞尔协议、风险厌恶与银行绩效——基于中国商业银行20042008年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国际金融研究,20117):67-73.

[27]汪莉.隐性存保、顺周期杠杆与银行风险承担[J].经济研究,201710):67-81.

[28]王道平.利率市场化、存款保险制度与系统性银行危机防范[J].金融研究,20161):50-65.

[29]熊劼.中国货币政策风险承担渠道的实证检验[J].世界经济研究,20173):14-30.

[30]袁鲲,饶素凡.银行资本、风险承担与杠杆率约束——基于中国上市银行的实证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48):52-60.

[31]张强,乔煜峰,张宝.中国货币政策的银行风险承担渠道存在吗?[J].金融研究,20138):84-97.

[32]张雪兰,何德旭.货币政策立场与银行风险承担——基于中国银行业的实证研究[J].经济研究,20125):31-44.

[33]张翼,徐璐.杠杆率监管及其对我国银行业的影响研究[J].财经问题研究,20126):62-67.

[34]周小川.建立符合国情的金融宏观调控体系[J].中国金融,201113):9-13.


 

编辑: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 蒋海 张小林 刘敏  新蒲京娱乐场777: 《世界经济研究》2019年第3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