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转向高质量发展需切实加强风险防范化解力度

2018-05-24 09:44

  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过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必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避免经济运行大起大落,中断高质量发展进程。有序排除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效应对外部不确定性的冲击,将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更多有利条件和环境。着眼2018年,还需要切实应对好国际上的三大不确定性和国内五大挑战。

  从国际看,一是国际宏观政策调整的溢出效应。2018年2月头9天,受美股股市调整冲击,全球资本市场大幅震荡,其中美股标普指数、日经指数、英国富时指数和沪深300指数累计下调幅度分别达到7.2%、7.4%、5.9%和10.2%,一度引发市场担忧类似1987年的股灾重现。目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相对稳健,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步伐预计不会停止。其中,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步伐提速,2018年加息三次的概率很大,同时“缩表”进程也可能加快。欧洲经济基本面持续改善,有望在2018年下半年开启“缩表”进程。英国、加拿大等其他发展经济体货币政策也转向收紧。尽管经过短期大幅度调整,部分经济体资产价格估值有所修复,但利率中枢上升叠加顺周期交易行为,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风险并没有解除。同时,美国税改引起全球广泛关注,中长期影响评估存在较大争议,不排除造成新一轮的税收竞争,由此产生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二是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受单边化、内顾化、民粹主义倾向的影响,一些主要经济体采取了变相的贸易投资保护主义行动,甚至通过价格、税收等途径限制外国产品进口,加强安全审查限制外国投资,由此引发的经贸摩擦可能会打击正在复苏的全球贸易和投资。2017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满15年后,即自2016年12月11日起,所有WTO成员都必须终止对中国出口产品反倾销调查中适用“替代国”方法,但一些国家通过替代性标准,变相违反WTO成员国的条约义务,实质都是贸易保护主义的表现。2018年年初,美国政府援引201条款,对进口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征收保障性关税,打响2018年贸易保护第一枪。中期选举临近,川普政府可能更多挑战现行的全球贸易规则,国际贸易摩擦不确定性增加。

  三是国际地缘政治动荡对油价的冲击。朝核、伊核问题发展方向仍不明确,恐怖主义威胁仍在持续,中东局势又添新变局,部分地区的稳定问题可能对全球经济更大范围的复苏形成冲击。2018年年初,石油价格已经回到70美金/桶附近,同时欧佩克减产协议延长,利比亚、尼日利亚也将限产。与此同时,全球石油部门的资本支出长期低迷,新增产能有限。如果地缘政治动荡再起,不排除油价还有进一步上升空间,增加通胀上行风险。

  从国内看,一是金融风险产生的制度性根源还没有得到消除。2017年以来,通过加强监管力度、整治金融乱象、补齐制度短板,金融业脱实向虚的态势得到初步扭转,金融去杠杆取得一定成效。但要看到,宏观杠杆率(总债务/GDP)上升幅度趋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价格效应。2017年GDP平减指数比2016年高约3.1个百分点。各种形式的金控企业、产融结合、互联网金融、资管产品纷纷涌现,金融创新速度不断加快,对现行的分业监管体系造成了很大挑战。只要监管套利、道德风险、刚性兑付的制度性基础还在,仅仅依靠行政性整顿,难以抑制金融机构规模过度扩张的冲动,已取得的去杠杆成果也可能不牢固,金融严监管任务依然很重。

  二是房地产大起大落的问题尚未根本缓解。近年来,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失衡的矛盾比较突出,房地产贷款占全国新增贷款接近一半,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快速增长,并推动房价快速上升,造成市场资源配置严重扭曲。2017年以来,一、二线和部分三、四线城市密集出台了限购、限价、限售、限贷等行政性措施,房价快速上涨的势头有所缓解。但部分城市房价下降,客观上还是因为需求被抑制。在人口继续向大中城市流动、产业在空间上进一步聚集的背景下,如果不能够加快建立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部分重点区域或城市的房价上涨压力仍不小,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不无可能。

  三是地方举债的风险约束机制尚不完善。经过三年多债务置换,地方政府债务偿还压力总体有所减轻,但从近期的发展看,地方财政风险在快速变形,且呈现更加复杂化的特点。有些地方政府通过PPP模式、政府购买服务、政府引导基金等变相举债,隐性债务较快增长问题比较突出。而且,不同地区虽然表面上宏观指标差异不大,但在发展质量、财政能力方面存在明显差异,地方债务风险区域分化的特征比较明显。地方债务风险上升,究其根源,还在于政府与企业、市场的关系不清楚、上级政府与下级政府的权责不对等、地方仍有追求GDP的政绩观和问责不到位,因此违规融资行为屡禁不止。

  四是通胀抬头可能增加政策调整压力。粮食总体增产背景下,不同品种价格走势出现分化。其中,受最低收购价调整和国内外价格倒挂影响,国内稻谷和小麦价格仍有可能走弱,但玉米年度供求逐步趋于平衡,国内价格持续上升,部分地区农户出现一定惜售心理。2018年原油价格年初一度接近每桶70美金,原油减产协议延长一年,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也将纳入限产范围,全年原油价格预计呈现震荡走高的态势。消费商品供给充裕,但服务特别是公共服务有效供给不足,服务价格涨幅明显。随着总供求关系的持续改善,产出缺口会逐步收窄,社会总体物价水平上涨的压力也将逐步凸显,通胀预期抬头值得关注。

  五是部门间政策协调需要加强。不同部门的政策出发点都是好的,但由于获取的信息不同,或者选取的分析框架不同,或者部门利益和立场不同,采取的政策力度有所差异,所以释放的信号可能前后不一致甚至是矛盾。“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形成了较大的套利空间。同时,不一致的政策信号也会让微观主体难以形成长期稳定的预期,逐利行为更趋短期化,间接造成了经济运行和市场运行大幅波动。金融监管、财政规范、产业政策、环境治理等方面的措施,看似归属不同领域,但实际上背后都有复杂的演进和关联机制,只有根本上加强政策协调,才能避免政策合力结果不及预期的问题。
 

 

 

   编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王一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陈昌盛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 许伟 江宇 李承健  新蒲京娱乐场777: 摘自《高质量发展:宏观经济形势展望与打好三大攻坚战》一书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