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登录

福建三明:打好碧水保卫攻坚战

2018-07-30 09:28

  2002年,时任福建省省长习大大在视察三明市时指出,青山绿水是无价之宝,有山路走山路,有水路走水路。这一科学论断切中要害。三明牢记总书记嘱托,将这一理念内化于心、外化于行。16年来,这座新兴工业城市成功甩掉“重污染”的帽子,成为福建省首个全面消除Ⅳ类以下水体的设区市,GDP总量也跃进“2000亿元城市俱乐部”。

  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如何找准发展保护均衡路径的入口?三明人告诉大家其中的“要诀”:将巩固提升河长制作为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重要举措,打好碧水保卫攻坚战,还山溪涧流碧清澄澈,推动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

    治河有责:从初步探索到全面推行 

  闽江水养育了福建儿女,对福建人来说,无论走到哪里,血液中都流淌着闽江的水。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三明,辖二区一市九县,河网密布,是福建最大河流闽江以及汀江、赣江的发源地,金溪、沙溪、尤溪3条主要河流穿境而过。地处上游,就要有上游的担当。让河长制落地生根,转化为人民群众看得见、感受得到的生态福祉,确保一江碧水向东流,对于三明而言,不仅是“规定动作”,更肩负着“固本清源”的特殊使命。

  当年在三明这片热土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十万建设大军开启了缔造一座新兴工业城市的壮丽征程。然而,“成长的烦恼”也随之而来:污水乱排,粗犷采矿,非法采砂……一系列破坏水环境的行为,导致河流变成了黑色,水生态亮起了红灯,因森林覆盖率极高而被誉为“中国绿都”的城市,一度贴上了“重污染”的标签。

  创新求变,转危为机。早在2009年,三明市大田县就在福建省率先探索实行河长制,“河段长、督查长、民间河长”三管齐下,共护一个河段。经过实践,三明人认识到:污在水中、源在岸上、根子在人。

  2016年12月,中央出台《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河长制正式上升为国家行动。先行探索已有7年“实战经验”的三明市,以此为契机,迅速行动,实现提挡加速。2017年3月20日,2222名市、县、乡、村四级河(段)长全部到位,全市所有河流和水库都有了“守护者”。

  “全面推行河长制是中央部署的一项重大改革,是完善水治理体系、保障国家水安全的重大制度创新,更是一项政治任务。”福建省政协副主席、三明市委书记杜源生对河长制工作有着自己的理解。

  如何着力破解制约河长依法高效履职的机制障碍,在深入剖析三明水问题根源基础上精准施策,出色完成这项政治任务?三明人进行了新的思考。

    治河有策:拿出务实举措巩固提升河长制 

  ——依法履职,“制”做保障 

  落实河长制工作,县级流域河长发挥着承上启下、协调各方的重要作用。但跨分管领域治水,往往责任大、权力小。

  为解决“跨分管领域”治水难题,沙县县委、县政府研究出台了《沙县县级流域河长履职工作制度》和《沙县县级流域河长履职图》,进一步明确流域河长权责、职能要求及追责问责情形。其独到之处,在于瞄准县级流域河长依法履职“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实现流域河长有法可依、有权协调。

  制度明文规定:沙县县级流域河长组织巡河和问题处置时,有权调动指挥涉及单位主要领导;遇重大事项时有权提请县级河长下发河长令;召集的专题会议形成的会议纪要等同县委、县政府会议纪要,视情纳入县委、县政府工作督查;对存在慢作为、不作为、乱作为行为的责任单位及个人,有权提请县纪委监察委、效能办予以问责。

  “以前不分管水利的副县长作为河长巡河时,如果发现问题,召集相关部门开会研究,可到头来问题总是难以解决,现在不用愁了。”沙县河长办主任、县水利局局长张梓添说。

  突破不止于此。面对行政执法“各扫门前雪”的尴尬局面,沙县大胆创新,在福建省率先依托森林公安执法队伍,组建生态综合执法局。2017年12月,福建省政府批复同意沙县开展相对集中生态环境行政处罚权工作,沙县生态综合执法局获得73项行政处罚权,涉水案件受理覆盖面全省最广,执法水平和效率大大提高。

  有案不移、有案难移的问题怎么破解?

  2017年12月14日,三明市人民检察院驻市河长制办公室检察联络室挂牌成立。这一制度创新,有机衔接了生态环境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1+1>2”的效果初步显现:2017年检察机关提前介入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28次,受理生态领域刑事案件57件,涉及71人,逮捕52人。

  “下一步,大家将推广设立河道警长、生态警察和生态审判庭,加大涉河涉水案件的查处力度,进一步凝聚生态保护工作合力。”三明市水利局局长章新华说。

  ——科学管河,“智”为支撑 

  “白鹭对生态环境要求很高,有‘环保使者’之称。河长制推行以来,白鹭明显多了起来。”将乐县委书记、河长制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刘润宇说。水变清、岸变绿的背后,源于一颗高效运转的“大脑”。

  进入将乐县河长制综合管理平台智慧中心,硕大的电子显示屏映入眼帘。4名工作人员正通过集成化的高科技手段,监控县域重要断面实时水情及河道专管员履职情况。

  面对电子屏上密布的巡河路线,将乐县水利局党委书记廖青鸿发出指令,随机视频连线正在巡河中的河道专管员。

  “目前没有发现问题。”15公里外,金溪南口段河道专管员黄汉春的面庞和声音通过手机终端,传到平台监控室。“大家手机里都安装了‘河长制巡查APP’。”廖青鸿点开自己的手机,“河面无异常”“升平老桥下有少数垃圾,自行处理”“少量漂浮物已清理”……一条条巡河记录一目了然。

  “大智慧”体现在管河、管人、管机构:每条河流“一河一图、一河一档、一河一策”的信息,都装进管理平台的“大脑”里;河道专管员是否在巡河?当前位置在哪里?巡河路线是什么?有没有发现问题并上报?管理平台“耳聪目明”;平台还“监督”着河长办的日常工作,如是否及时处理问题等。

  据先容,将乐县作为智慧河长建设重点示范县,除人工巡河之外,还运用了卫星遥感、无人机监测、激光雷达测绘、图像识别等技术……这些“助手”大显身手,确保巡河“无死角”。

  以智能化、数字化、可视化、网络化为目标,三明市河长制信息化建设水平全面提升,已实现水资源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的智能化管理。

  ——全力攻坚,“根”上求治 

  让碧水长清,守护生态“颜值”,首先要从“根”上解决问题。三明把治河的利剑对准了岸上。

  2017年10月24日,三明市开展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攻坚行动,集中力量对工业污染、畜禽养殖污染、涉砂行为、城市生活污水垃圾、小水电生态五大问题开展治理“百日攻坚”。

  金溪南口段沿岸,忙碌的砂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就在俩月前,这里是另一番景象——锈迹斑斑的采砂机械林立,运砂车辆穿梭,大大小小的采砂点肆无忌惮地挖掘河床。

  “目前,乡里15个采砂整治点已全部拆除完成。为了进一步加强河道采砂管理,大家将在近期开展砂石开采权招标工作。”尽管戴着草帽,将乐县南口乡党委书记陈莉莹仍然晒得黝黑,作为乡级总河长的她,为了督促非法采砂整治到位,没少往各个点上跑。

  在“百日攻坚战”中,分管副市长每半个月召开一次协调会,聚焦攻坚行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取缔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十小”企业,对生猪养殖场(户)、家禽养殖场(户)进行整治,严厉打击非法采砂制砂行为,全面完成2017年全市城乡生活污水、垃圾治理任务,完成主要流域水电站生态下泄流量核定工作和1453座水电站生态下泄流量“一站一策”制定工作……攻坚力度之大、影响之深在三明前所未有。

  “大家将专项攻坚行动开展情况作为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促使攻坚行动取得实效。”章新华说,为避免生态综合治理中领导干部“只挂帅不出征”,三明将考核结果与干部的“面子、票子、帽子”挂钩。

    治河有效:守好一泓碧水渐成全民自觉行动 

  每个公民都是水环境治理的践行者、推动者,在三明,这样的感受尤为深切。

  成立全国首个河长协会——大田县开启了变“政府治水”为“全民治水”的新模式。河长协会会长与副会长均由涉水部门、流域河长和德高望重的离退休老同志担任;邀请老干部、老党员、老教师等乡贤,引领村民遵守村规民约,带动村民护河治水;鼓励会员争当河长志愿监督员,开展护河治水志愿服务;动员企业带头认领责任河段,签订护河承诺书……

  从“助力河长制、青年当先行”主题实践,到“巾帼美丽家园行动”,从“深化河长制、共建新三明”主题活动,到203家企业主动参与护河行动,更多的企业市民参与监督河长制工作,保护母亲河已成为全社会的自觉行动。

  “从‘政府治水’到‘全民治水’,三明的探索与创新是福建省河长制工作的缩影。”福建省水利厅副厅长梅长河说。

  2017年,三明辖区3条主要水系18个国(省)控断面水质达标率96.4%,水质状况为“优”,全市水质优良比例高居福建省第一位。福建省2017年度河长制工作考核中,三明市位居第二名,河长制的“三明经验”再次领跑全省。

  生态环境好,引得游客来。2017年三明市全年接待入境游客增长19.4%,全年接待国内旅游人数增长20.2%,旅游总收入246.03亿元,增长28.9%。

  三明市市长余红胜表示,生态环境变好了,提升了投资吸引力,越来越多的投资商慕名而来,美丽环境带来了绿色经济。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65岁的罗子珍大爷在金溪河畔乘凉,看着乖孙子和小伙伴们学着电视里球星的模样,追着足球你争我抢,眼中尽是慈祥:“这条河越来越美了,看孩子们玩得高兴,大家也打精高(将乐方言:振作起来,打起精神)!”

  新蒲京娱乐场777:中国水利报

微信

水利部发展
研究中心
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